本週頭條
浩劫餘生錄 徵稿
社論
台灣看台灣
台美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山百合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紀念228 大屠殺75周年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副刊:德奧愛樂旅遊記-古典音樂首都維也納 / 秋蟲囈語- Life Goes On / 騎馬 / 東、西方觀念的差異(2010-01-13)

德奧愛樂旅遊記(4) 古典音樂首都維也納   圖與文信雅

筆者夫婦在布拉拇斯墓前合照維也納是古典音樂首都,從古典,浪漫到現代音樂時期,很多著名音樂家都來過維也納參加主流音樂的陣容,所以維也納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音樂水準,不論是歌劇,管絃樂,室內樂,器樂或聲樂,都是世界第一流的。記得1985年第一次來到維也納,由於時間的限制,只看了一場歌劇"茶花女",印像非常深刻,尤其是絃樂的表現特別生動,使我們感動得流淚。

今年我們有充份的時間選擇與安排,買到了二場歌劇,在維也納歌劇院看了古諾的"浮士德 (Faust)"以及在維也納民間歌劇院看了史特勞斯的輕歌劇"蝙蝠 (Die Fledermaus)",可惜那個禮拜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沒有演奏,所以錯過了欣賞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演奏的機會。

維也納歌劇院每年從九月開始新的季節,幾乎每天都有演出,而且演唱時在前列座位後面有德文和英文的歌詞,讓關衆自由選擇來幫助他們暸解歌劇的內容。"浮士德"是筆着最喜愛的歌劇,演出這部歌劇特別須要傑出的舒情男高音演唱主角。記得1968年我們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看過瑞典男高音蓋達 (Nicolai Gedda) 演唱浮士德給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像。今年維也納歌劇院找到年輕一輩最好的波蘭籍舒情男高音貝克查瓦 (Piotr Becza³a) 來主唱,他的音色非常優美,聽起來有溫德里赫 (Fritz Wunderlich) 再生的感覺,在第三幕瑪格麗特家花園所唱清唱曲中的 High-C 也使我們回想到當年的蓋達。演唱瑪格麗特是芬蘭的女高音伊索克絲基 (Soile Isokoski),她的年紀誰然已過五十,音色很美,扮演少女角色還算適合。演唱魔鬼的男低音是韓國人"雲 (Kwangchul Youn)",他有很低沈的聲音,而且演技超人,在台上活動自如 ,雖然是亞洲人,他的演出與歐美人比起來毫不遜色。指揮是法國人德比利 (Bertrand de Billy),他特別注重細節,表現幾乎達到完美的境界。這場歌劇最好的表現是屬於管絃樂團和合唱團,他們把整個歌劇的內情表現得很生動。台上的佈景雖然很簡單,由於超越音樂的表現,觀衆沒有受台上佈景的影響。

另一場歌劇是維也納代表性的輕歌劇"蝙蝠"。我們決定到民間歌劇院看的原因是想真正欣賞維也納式的演出。這一場台上的佈景完全是古典式,代表過去維也納貴族社會的生活情況,演唱的人雖然不是第一流的,可是他們對歌劇暸解非常深刻,表現得很自然。我們感到驚奇得是在舞台上面有英文註解,可見他們這種作法可以吸引外國人來觀賞。

因為我們在維也納所住的公寓離開聖史蔕芬大教堂 (Stephansdom)很近,決定禮拜日上午去大教堂參加彌撒。這間教堂建築堂皇,是歐洲有名的大教堂之一。莫扎特的婚禮和葬禮都在這教堂舉行。教堂的管風琴也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在彌撒開始前我們聽了15分鐘的管風琴演奏,在彌撒中又聽到唱詩班用管風琴伴奏演唱華爾特 (Karl Walter, 1892 – 1983) 的"節日彌撒曲 (Festmesse)",在這一個有名的大教堂裡聽到這麼和諧的合唱音樂,使我們有¡§此曲只應天上有¡¨的感覺,這也是在維也納所享受的另一種音樂經驗。

今年我們到維也納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二對熱愛台灣的新朋友:湛乾一先生夫婦和蔡明宮先生夫婦,感謝林哲弘先生的介紹,有機會認識他們,真是三生有幸,他們移居維也納有三十年以上。湛先生是傑出的男高音,早期藝專音樂系畢業後到國外歌劇院演唱,他的聲音非可凡響,雖然已年過六十了,他唱出的 High-C 音比很多職業歌劇男高音更捧; 他的性格豪爽,坦白,對音樂有獨特的見解,我們一見如故,談起音樂就很投機,越講越有趣,真是難得。他帶我們去愛森市 (Eisenstadt) 看海頓就職的皇宮和他的陵墓,也到布拉拇斯渡過夏天的謬玆序拉格市 (Mürzzuschlag) 參觀布拉拇斯博物館,他說當地很特別一團一團的雲給布拉拇斯靈感作了第四交響曲的開始。另一天湛先生夫婦帶我們去維也納中央公墓看名音樂家的墳墓,十九世紀以來德奧國大部分的著名音樂家(貝多芬,修伯特,布拉拇斯,約翰史特勞斯,沃爾夫,旬伯格等)都埋葬在這裡。蔡先生忠實,好客,是一位很難得的朋友。他在維也納市內設了一所"明氏沙龍 (Ming Salon)",每禮拜邀請好友們來品茶,談天,交誼,他所泡製的老人茶使我們終生難望。他又帶我們到維也納森林的格林靜 (Grinzing) 附近山上觀看維也納市全景和多惱河,也享受到當地的名酒和佳食。湛先生和蔡先生都說奧國是最好住的地方,不但有攸久的歷史文化,而且有合理的社會福利和優良的學校制度。

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天,我們去美術館參觀。近代維也納出了三位著名的畫家:科林特 (Gustav Klimt, 1862 - 1918), 科克舒卡 (Oskar Kokoschka, 1886 - 1980), 和喜雷 (Egon Schiele, 1890 - 1918) 。我們為了欣賞這三位藝術家的名畫,去貝爾蓓德 (Belvedere)皇宮美術館參觀。其中最著名的一幅是科林特在黃金繪畫時期(1907 -08)的名作"吻 (Der Kuss)",這幅畫常常在畫冊上看到,可是看到原作感覺完全不同,尤其是看到女孩子被吻時臉上的表情,真正顯出青春少女戀愛時的純真,這種畫只有真正大師才能表現出來。

這一次來維也納實在值得,看了二場精彩歌劇,參加彌撒,又看到名畫¡§吻¡¨等。最值得的是認識了很難得的二對鄉親。

圖一:筆者夫婦在布拉拇斯墓前合照
圖二:禮拜日彌撒前管風琴師在聖史蔕芬大教堂演奏
圖三:科林特不朽的名畫“吻”

 

 

 

 

秋蟲囈語:Life Goes On   藻蘭子

去年聖誕節前,女兒全家從LA回來十天,與她的哥哥同住,也好讓兩家四個小孩子有伴玩樂。兒子決定12/29/2009邀請Constancio全家首次在他家團聚慶祝新年。我們的異國好友Ramon已去世一年半了,兒子經過六年在居家填充了傢俱,邀請他們來厝內坐坐,Constancio一家非常興奮。聚餐時,因Ramon的兒女及我們的兒女從小一起長大,談述過去,無不談笑風生。他們的Spouses也參加陣容,如入無人之境,嬉鬧翻天。Ramon之遺孀Aida及我們夫婦卻默默不作聲,埋頭啃吃兒子在外面冷天B.B.Q.的肉腸及肉排。當時我在想,Ramon若在,這個餐會將會更加風光有趣。

除夕,我整夜在想,一個人的「命運」是如何走過來?如果父母生我,異父同母的我,或同父異母的我,三個的我又是怎樣的人生?

我相信每一個我的「命運」都是不一樣,何況是不同父母的朋友!

每一個人生下時,在這個世間,注定每人皆有不同的「命」,隨著一定之軌道行走,無論是否偶而跑離軌道,終究又會回歸正道,一直到能量消失為止。

每一個人的「命」永遠不變,但他的「運」在中途上可改變,如:因他的努力及打拼,或者是他的懶惰及失志。那就是為什麼有人榮華富貴,有人貧窮潦倒。但他的「命」還是一樣的運行。

1988年醫生之不良處方讓我暈死,以及2006年兩次之頭部手術,雖然我向閻羅王報到,但被他踢回人間。最近,我有一位三代信基督教的朋友,因NJ聖誕節前三天下了8吋雪,走路去郵局寄信,途中滑倒昏迷,想進天堂卻被守門的St. Peter擋回,原因是天堂最近無預算,他又忘了帶盥洗用具來。

每個人不到時限,還是要Life Goes On,未來之Life的最後一程由個人決定如何走,走完Life Course再說。

 

 

 

 

騎馬   王健椎

今年(2009)九月初,在聖路易斯參加一個活動時,認識了一個美國黑人,因為對多元文化有興趣,我們聊到個人過去的經驗。他小時候在紐奧良,有次和他媽媽開車尋找洗衣店,看到一家店門口,貼著Whites Only的告示,很高興的向他媽媽提醒,他們車上有白色的衣服,他媽媽無奈的對他解釋,Whites Only不是指白色衣服,而是白人專用店,黑人是不能使用的。在種族隔離政策下長大,數十年之後,他還是忘不了那一段無辜的童年。

十二月初去佛羅里達參加一個會議,知道那黑人朋友住附近,高興的和他聯絡,他特地到旅館來,雖然只是見面聊天,但是那感覺很好。我們聊到旅行,也聊到了紐奧良,他要我們下次到佛羅里達,就住他在海邊的家,如果要到紐奧良時,也要和他聯絡,因為他的弟弟目前還住那裏,是法屬觀光區的警察,每天騎馬在巡邏,他會請他弟弟招待我們,真的是設想週到。上次一個颱風,因為美國政府的救災延誤,讓紐奧良受了無謂的災難,幾乎毀了紐奧良的一切,還好現在已經慢慢恢復正常。

剛剛和太太出去散步,因為下了兩天的雨,路上到處都是落葉,看來有點蕭條,而且溫度低,平時都浸在溫暖陽光中的南加州人,可能有點不習慣,但這不是冬天應有的景象嗎?散步小徑很寧靜,忽然聽到一陣陣的響聲,看到旁邊的泥土道上,有三匹馬直奔過來,馬很有規矩的跑,上面的人也隨著波動,看來很雄壯,也想起十多年前的騎馬經驗。記得那時到馬場,聽到我們沒有任何經驗,負責的小女孩說,會找一些像驢子的馬給我們騎,不會亂跑亂跳,像驢子的馬也較笨嗎,那是這輩子唯一的騎馬經驗。

看到那三匹馬,也想起紐奧良騎著馬的警察,他們穿著挺拔的制服,又有手槍等配備,怎能不英姿煥發?但是因為收入不高,加上大環境的影響,許多警察貪污出問題,上了美國新聞的頭條,成為紐奧良的醜聞。有誰能將騎著健壯的馬,負責維安的警察,和醜陋的貪污扯在一起?人間許多事,不能光看外表,馬壯,人帥,如果騎著馬,確實是高人一等,但是如果無法守法,盡本分來服務人民,滿腦只是歪哥無主張,無論如何好看,也是無路用。

在散步途中,太太從地上撿了小樹葉,要帶回家做紀念,因為和其他落葉相比,那三片葉子看來很青脆,很獨特,不知嫩嫩的葉子,怎麼也掉在地上,快到家時,太太再看手中的樹葉,竟只剩下兩葉,才知看來嫩嫩的葉子,可能不是那麼嫩。那三匹馬跑過身旁後,太太問我說有沒有聞到一股味道,我說沒有啊,什麼味道呢?在她要回答時,一陣濃厚的味道沖上鼻口,那馬腥味,真的令人嗤鼻啊。馬,沒有放屁,沒有拉屎,平時只是吃草,味道怎麼那麼難聞呢?

趣味相招去騎馬     驢馬乖乖未無禮
無屁無屎毋免洗     馬腥臭得魂離體

 

 

東、西方觀念的差異     雨亭

上個禮拜我收到一位已退休、以前同在亞培藥廠工作的洋同事(碧麗)從佛羅里達寄來的聖誕卡,信封裏除了卡片外,還附了一張寫得洋洋大觀的信及照片圖,信裏及照片圖說的不外是她們家一年來所經歷的歡樂及得意的事。看來碧麗及她的夫婿(立克)在佛羅里達州的瑪克島(Marco Island )過著多彩多姿的退休生活,他們最得意及快樂的事是他們的兒子從警察訓練所畢業出來當了巡邏警察,而女兒也從美容訓練班出來當了美容師。

碧麗擁有藥學的碩士學位,而立克是藥理的博士,他們是在讀研究所時上下屆的同學。他們畢業後結婚,然後在 1972年一起到支加哥北郊的亞培藥廠任職而跟我同事二十多年,立克工作勤奮、聰明又能言善道,職位步步高升,深受公司的器重而任識高級主管。他們結婚十幾年後才生育了一兒一女,因此他們在 2002年從藥廠退休時,兒子才高中畢業而女兒仍在上高中。那時,當碧麗告訴我她兒子不打算上大學而想當巡邏警察時,我非常驚訝地問她說,妳跟立克不鼓勵也不希望他上大學嗎?碧麗回答說,那是兒子的興趣及決定,我們支持也尊重他的決定,當巡邏警察很好啊!兩年後,當碧麗寫電郵來告訴我,她女兒高中畢業了決定進美容學校,以後當美容師。我同樣地感到驚訝與不解,心想美國人對子女的興趣以及他們將來職業的選擇真是開通,他們不以自己擁有碩、博士學位而強求子女也像自己一樣,如果我是碧麗或立克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對自己子女如此的選擇感到非常失望也覺得很不光彩,當然更不會自動去告訴親友們。這是否是東方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之作祟呢?東方及西方人的想法及觀念多麼不同啊!

我另外一個仍在亞培藥廠上班的過去洋同事(瑪麗琳)也寄來一張聖誕卡,附長信及照片圖,照片圖中有幾張是一個很可愛、約一歲左右的小女孩。瑪麗琳信上說那小女孩是她現在上護理學校二十歲、未婚的兒子跟他的女朋友所生的孩子,她非常高興當了阿嬤。信上又說因她兒子尚未能自立,目前還不想結婚,因此小女孩歸她母親(兒子的女友)扶養,她兒子附瞻養費也有探望權,她很高興能時常見到她的孫女兒。這件事,也使我想到東、西方人觀念的不同,西方人似乎較樂觀,對於不能改變的事實,只能盡量往好的方面想而以樂觀的態度來接受。這件事若發生在東方人的家庭中,作父母的除傷心外,一定哀聲嘆氣或大發雷霆而鬧得父子關係失和、家庭不樂,當然更盡量不讓別人知道。因這是一件觀念中所謂的“家醜”啊!

我們台美人,很多在美國住了三、四十年,無形中接受了一些西方人的生活觀念,但有些“士大夫”、“職業無高下”以及“家醜”的觀念仍是根深蒂固很難改變的。在這方面,我們的觀念若能開通些,或讓步些,相信家庭與子女之間的關係一定會更和諧。

 

 

 

 

 

 

 

 

德奧愛樂旅遊記  (四)

古典音樂首都維也納

圖與文   信雅

維也納是古典音樂首都,從古典,浪漫到現代音樂時期,很多著名音樂家都來過維也納參加主流音樂的陣容,所以維也納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音樂水準,不論是歌劇,管絃樂,室內樂,器樂或聲樂,都是世界第一流的。記得1985年第一次來到維也納,由於時間的限制,只看了一場歌劇¡§茶花女¡¨,印像非常深刻,尤其是絃樂的表現特別生動,使我們感動得流淚。

今年我們有充份的時間選擇與安排,買到了二場歌劇,在維也納歌劇院看了古諾的¡§浮士德 (Faust)¡¨以及在維也納民間歌劇院看了史特勞斯的輕歌劇¡§蝙蝠 (Die Fledermaus)¡¨,可惜那個禮拜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沒有演奏,所以錯過了欣賞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演奏的機會。

維也納歌劇院每年從九月開始新的季節,幾乎每天都有演出,而且演唱時在前列座位後面有德文和英文的歌詞,讓關衆自由選擇來幫助他們暸解歌劇的內容。¡§浮士德¡¨是筆着最喜愛的歌劇,演出這部歌劇特別須要傑出的舒情男高音演唱主角。記得1968年我們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看過瑞典男高音蓋達 (Nicolai Gedda) 演唱浮士德給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像。今年維也納歌劇院找到年輕一輩最好的波蘭籍舒情男高音貝克查瓦 (Piotr Becza³a) 來主唱,他的音色非常優美,聽起來有溫德里赫 (Fritz Wunderlich) 再生的感覺,在第三幕瑪格麗特家花園所唱清唱曲中的 High-C 也使我們回想到當年的蓋達。演唱瑪格麗特是芬蘭的女高音伊索克絲基 (Soile Isokoski),她的年紀誰然已過五十,音色很美,扮演少女角色還算適合。演唱魔鬼的男低音是韓國人¡§ (Kwangchul Youn)¡¨,他有很低沈的聲音,而且演技超人,在台上活動自如 ,雖然是亞洲人,他的演出與歐美人比起來毫不遜色。指揮是法國人德比利 (Bertrand de Billy),他特別注重細節,表現幾乎達到完美的境界。這場歌劇最好的表現是屬於管絃樂團和合唱團,他們把整個歌劇的內情表現得很生動。台上的佈景雖然很簡單,由於超越音樂的表現,觀衆沒有受台上佈景的影響。

另一場歌劇是維也納代表性的輕歌劇¡§蝙蝠¡¨。我們決定到民間歌劇院看的原因是想真正欣賞維也納式的演出。這一場台上的佈景完全是古典式,代表過去維也納貴族社會的生活情況,演唱的人雖然不是第一流的,可是他們對歌劇暸解非常深刻,表現得很自然。我們感到驚奇得是在舞台上面有英文註解,可見他們這種作法可以吸引外國人來觀賞。

因為我們在維也納所住的公寓離開聖史蔕芬大教堂 (Stephansdom)很近,決定禮拜日上午去大教堂參加彌撒。這間教堂建築堂皇,是歐洲有名的大教堂之一。莫扎特的婚禮和葬禮都在這教堂舉行。教堂的管風琴也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在彌撒開始前我們聽了15分鐘的管風琴演奏,在彌撒中又聽到唱詩班用管風琴伴奏演唱華爾特 (Karl Walter, 1892 – 1983) ¡§節日彌撒曲 (Festmesse)¡¨,在這一個有名的大教堂裡聽到這麼和諧的合唱音樂,使我們有¡§此曲只應天上有¡¨的感覺,這也是在維也納所享受的另一種音樂經驗。

今年我們到維也納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二對熱愛台灣的新朋友:湛乾一先生夫婦和蔡明宮先生夫婦,感謝林哲弘先生的介紹,有機會認識他們,真是三生有幸,他們移居維也納有三十年以上。湛先生是傑出的男高音,早期藝專音樂系畢業後到國外歌劇院演唱,他的聲音非可凡響,雖然已年過六十了,他唱出的 High-C 音比很多職業歌劇男高音更捧; 他的性格豪爽,坦白,對音樂有獨特的見解,我們一見如故,談起音樂就很投機,越講越有趣,真是難得。他帶我們去愛森市 (Eisenstadt) 看海頓就職的皇宮和他的陵墓,也到布拉拇斯渡過夏天的謬玆序拉格市 (Mürzzuschlag) 參觀布拉拇斯博物館,他說當地很特別一團一團的雲給布拉拇斯靈感作了第四交響曲的開始。另一天湛先生夫婦帶我們去維也納中央公墓看名音樂家的墳墓,十九世紀以來德奧國大部分的著名音樂家(貝多芬,修伯特,布拉拇斯,約翰史特勞斯,沃爾夫,旬伯格等)都埋葬在這裡。蔡先生忠實,好客,是一位很難得的朋友。他在維也納市內設了一所¡§明氏沙龍 (Ming Salon)¡¨,每禮拜邀請好友們來品茶,談天,交誼,他所泡製的老人茶使我們終生難望。他又帶我們到維也納森林的格林靜 (Grinzing) 附近山上觀看維也納市全景和多惱河,也享受到當地的名酒和佳食。湛先生和蔡先生都說奧國是最好住的地方,不但有攸久的歷史文化,而且有合理的社會福利和優良的學校制度。

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天,我們去美術館參觀。近代維也納出了三位著名的畫家:科林特 (Gustav Klimt, 1862 - 1918), 科克舒卡 (Oskar Kokoschka, 1886 - 1980), 和喜雷 (Egon Schiele, 1890 - 1918) 。我們為了欣賞這三位藝術家的名畫,去貝爾蓓德 (Belvedere)皇宮美術館參觀。其中最著名的一幅是科林特在黃金繪畫時期(1907 08)的名作¡§ (Der Kuss)¡¨,這幅畫常常在畫冊上看到,可是看到原作感覺完全不同,尤其是看到女孩子被吻時臉上的表情,真正顯出青春少女戀愛時的純真,這種畫只有真正大師才能表現出來。

這一次來維也納實在值得,看了二場精彩歌劇,參加彌撒,又看到名畫¡§¡¨等。最值得的是認識了很難得的二對鄉親。

 

圖片 (信雅 供應)

圖一:禮拜日彌撒前管風琴師在聖史蔕芬大教堂演奏

圖二:在謬玆序拉格市布拉拇斯博物館陳列布拉拇斯生前所用的 Streicher 鋼琴

圖三:筆者夫婦在布拉拇斯墓前合照

圖四:科林特不朽的名畫“吻”

 

 

 

 

秋蟲囈語:Life Goes On

去年聖誕節前,女兒全家從LA回來十天,與她的哥哥同住,也好讓兩家四個小孩子有伴玩樂。兒子決定12/29/2009邀請Constancio全家首次在他家團聚慶祝新年。我們的異國好友Ramon已去世一年半了,兒子經過六年在居家填充了傢俱,邀請他們來厝內坐坐,Constancio一家非常興奮。聚餐時,因Ramon的兒女及我們的兒女從小一起長大,談述過去,無不談笑風生。他們的Spouses也參加陣容,如入無人之境,嬉鬧翻天。Ramon之遺孀Aida及我們夫婦卻默默不作聲,埋頭啃吃兒子在外面冷天B.B.Q.的肉腸及肉排。當時我在想,Ramon若在,這個餐會將會更加風光有趣。

除夕,我整夜在想,一個人的「命運」是如何走過來?如果父母生我,異父同母的我,或同父異母的我,三個的我又是怎樣的人生?

我相信每一個我的「命運」都是不一樣,何況是不同父母的朋友!

每一個人生下時,在這個世間,注定每人皆有不同的「命」,隨著一定之軌道行走,無論是否偶而跑離軌道,終究又會回歸正道,一直到能量消失為止。

每一個人的「命」永遠不變,但他的「運」在中途上可改變,如:因他的努力及打拼,或者是他的懶惰及失志。那就是為什麼有人榮華富貴,有人貧窮潦倒。但他的「命」還是一樣的運行。

1988年醫生之不良處方讓我暈死,以及2006年兩次之頭部手術,雖然我向閻羅王報到,但被他踢回人間。最近,我有一位三代信基督教的朋友,因NJ聖誕節前三天下了8吋雪,走路去郵局寄信,途中滑倒昏迷,想進天堂卻被守門的St. Peter擋回,原因是天堂最近無預算,他又忘了帶盥洗用具來。

每個人不到時限,還是要Life Goes On,未來之Life的最後一程由個人決定如何走,走完Life Course再說。

 

 

 

 

騎馬       

王健椎

今年(2009)九月初,在聖路易斯參加一個活動時,認識了一個美國黑人,因為對多元文化有興趣,我們聊到個人過去的經驗。他小時候在紐奧良,有次和他媽媽開車尋找洗衣店,看到一家店門口,貼著Whites Only的告示,很高興的向他媽媽提醒,他們車上有白色的衣服,他媽媽無奈的對他解釋,Whites Only不是指白色衣服,而是白人專用店,黑人是不能使用的。在種族隔離政策下長大,數十年之後,他還是忘不了那一段無辜的童年。

十二月初去佛羅里達參加一個會議,知道那黑人朋友住附近,高興的和他聯絡,他特地到旅館來,雖然只是見面聊天,但是那感覺很好。我們聊到旅行,也聊到了紐奧良,他要我們下次到佛羅里達,就住他在海邊的家,如果要到紐奧良時,也要和他聯絡,因為他的弟弟目前還住那裏,是法屬觀光區的警察,每天騎馬在巡邏,他會請他弟弟招待我們,真的是設想週到。上次一個颱風,因為美國政府的救災延誤,讓紐奧良受了無謂的災難,幾乎毀了紐奧良的一切,還好現在已經慢慢恢復正常。

剛剛和太太出去散步,因為下了兩天的雨,路上到處都是落葉,看來有點蕭條,而且溫度低,平時都浸在溫暖陽光中的南加州人,可能有點不習慣,但這不是冬天應有的景象嗎?散步小徑很寧靜,忽然聽到一陣陣的響聲,看到旁邊的泥土道上,有三匹馬直奔過來,馬很有規矩的跑,上面的人也隨著波動,看來很雄壯,也想起十多年前的騎馬經驗。記得那時到馬場,聽到我們沒有任何經驗,負責的小女孩說,會找一些像驢子的馬給我們騎,不會亂跑亂跳,像驢子的馬也較笨嗎,那是這輩子唯一的騎馬經驗。

看到那三匹馬,也想起紐奧良騎著馬的警察,他們穿著挺拔的制服,又有手槍等配備,怎能不英姿煥發?但是因為收入不高,加上大環境的影響,許多警察貪污出問題,上了美國新聞的頭條,成為紐奧良的醜聞。有誰能將騎著健壯的馬,負責維安的警察,和醜陋的貪污扯在一起?人間許多事,不能光看外表,馬壯,人帥,如果騎著馬,確實是高人一等,但是如果無法守法,盡本分來服務人民,滿腦只是歪哥無主張,無論如何好看,也是無路用。

在散步途中,太太從地上撿了小樹葉,要帶回家做紀念,因為和其他落葉相比,那三片葉子看來很青脆,很獨特,不知嫩嫩的葉子,怎麼也掉在地上,快到家時,太太再看手中的樹葉,竟只剩下兩葉,才知看來嫩嫩的葉子,可能不是那麼嫩。那三匹馬跑過身旁後,太太問我說有沒有聞到一股味道,我說沒有啊,什麼味道呢?在她要回答時,一陣濃厚的味道沖上鼻口,那馬腥味,真的令人嗤鼻啊。馬,沒有放屁,沒有拉屎,平時只是吃草,味道怎麼那麼難聞呢?

 

趣味相招去騎馬

驢馬乖乖未無禮

無屁無屎毋免洗

馬腥臭得魂離體

 

 

東、西方觀念的差異   

 

                  雨亭

 

 

上個禮拜我收到一位已退休、以前同在亞培藥廠工作的洋同事(碧麗)從佛羅里達寄來的聖誕卡,信封裏除了卡片外,還附了一張寫得洋洋大觀的信及照片圖,信裏及照片圖說的不外是她們家一年來所經歷的歡樂及得意的事。看來碧麗及她的夫婿(立克)在佛羅里達州的瑪克島(Marco Island )過著多彩多姿的退休生活,他們最得意及快樂的事是他們的兒子從警察訓練所畢業出來當了巡邏警察,而女兒也從美容訓練班出來當了美容師。

碧麗擁有藥學的碩士學位,而立克是藥理的博士,他們是在讀研究所時上下屆的同學。他們畢業後結婚,然後在 1972年一起到支加哥北郊的亞培藥廠任職而跟我同事二十多年,立克工作勤奮、聰明又能言善道,職位步步高升,深受公司的器重而任識高級主管。他們結婚十幾年後才生育了一兒一女,因此他們在 2002年從藥廠退休時,兒子才高中畢業而女兒仍在上高中。那時,當碧麗告訴我她兒子不打算上大學而想當巡邏警察時,我非常驚訝地問她說,妳跟立克不鼓勵也不希望他上大學嗎?碧麗回答說,那是兒子的興趣及決定,我們支持也尊重他的決定,當巡邏警察很好啊!兩年後,當碧麗寫電郵來告訴我,她女兒高中畢業了決定進美容學校,以後當美容師。我同樣地感到驚訝與不解,心想美國人對子女的興趣以及他們將來職業的選擇真是開通,他們不以自己擁有碩、博士學位而強求子女也像自己一樣,如果我是碧麗或立克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對自己子女如此的選擇感到非常失望也覺得很不光彩,當然更不會自動去告訴親友們。這是否是東方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之作祟呢?東方及西方人的想法及觀念多麼不同啊!

我另外一個仍在亞培藥廠上班的過去洋同事(瑪麗琳)也寄來一張聖誕卡,附長信及照片圖,照片圖中有幾張是一個很可愛、約一歲左右的小女孩。瑪麗琳信上說那小女孩是她現在上護理學校二十歲、未婚的兒子跟他的女朋友所生的孩子,她非常高興當了阿嬤。信上又說因她兒子尚未能自立,目前還不想結婚,因此小女孩歸她母親(兒子的女友)扶養,她兒子附瞻養費也有探望權,她很高興能時常見到她的孫女兒。這件事,也使我想到東、西方人觀念的不同,西方人似乎較樂觀,對於不能改變的事實,只能盡量往好的方面想而以樂觀的態度來接受。這件事若發生在東方人的家庭中,作父母的除傷心外,一定哀聲嘆氣或大發雷霆而鬧得父子關係失和、家庭不樂,當然更盡量不讓別人知道。因這是一件觀念中所謂的家醜啊!

我們台美人,很多在美國住了三、四十年,無形中接受了一些西方人的生活觀念,但有些士大夫職業無高下以及家醜的觀念仍是根深蒂固很難改變的。在這方面,我們的觀念若能開通些,或讓步些,相信家庭與子女之間的關係一定會更和諧。

 

 

                                                                         

 

 

 

 

 


  • 時論: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 選民給馬英九當頭棒喝 國民黨真的會記取教訓?
  • 山百合:看蔡明亮的青少年哪吒 / 畫室裡
  • 副刊:德奧愛樂旅遊記-古典音樂首都維也納 / 秋蟲囈語- Life Goes On / 騎馬 / 東、西方觀念的差異
  • 社論:Arrogant Ma suffered another fatal blow
  • 讀者投書:奇方時事評詠 / 三評奧巴馬 / 正視台灣「香港化」的危機 / 施政怎堪綜藝化
  • 陳慧如、藍婉修 雙鋼琴演奏
  • 台美人版:華府台灣文化中心 / 十年認養921災區學童 百萬的關心與愛心 / 毛佩芳 --另一個台灣之光
  • 投資者俱樂部 / PK投資者
  • 台裔慈善家贈聖露西亞耶誕玩具
  • 紐約台灣會館老人中心頒發美國總統志工獎/ 大紐約區台灣人筆會舉行年會暨新年晚會 / 波士頓台灣同鄉會舉辦電影系列
  • 北加社區:北加同鄉聯合會2月6日新年年會 / 民進黨矽谷支黨部舉行新年餐會 / 2010年科技台灣 候鳥計劃開始接受報名
  • 南加社區:台美人社團譴責台灣小姐為中國花車站台 / 北美彰化同鄉會慶祝好年冬 / 法理建國會向美國請願趕出ROC / 加大爾灣分校十六日舉辦亞太美人年會


  •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