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頭條
社論
台灣看台灣
2019台灣扣關WHA
台灣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在北美生活的第一次經驗
山百合
世界筆記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讀「我的雜種人生」——林保華回憶錄」後的感想/白少(2019-10-21)

讀「我的雜種人生」——林保華回憶錄」後的感想     白少

作者林保華先生的生活年代,和我有很多重疊的時間,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它的故事,如果他的故事可以引起你的共鳴,你就喜歡它了。

因為作者和我的年齡很近,或許生活在同一時代的人比較容易互相了解,雖然我們生活的環境,有所同的,有所不同的.其中以不同的為多。

相同的:如在美國生活過,台灣生活過。不同的,作者出生在重慶、在印尼長大、在中國受教育、在中國、在香港生活過。後來移民到台灣成為台灣人,台灣公民。我生活經驗比較簡單,在台灣出生長大,在美國求學工作,現在長居美國南加州。

作者累積了81年的生活經驗,在這本書上詳細描述自已體會的事,是個人的生活,也是時代的歷史見證,真是難能可貴。

這是一本值得我們唸的書,特別是對這些沒有經過中國共產黨統治過,沒有歷經文化大革命衝擊的人。可以想像文革這樣的中國人社會,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互相猜疑,人和人之間,互相鬥爭!人間失去互信,失去希望。作者敘述在文化大革命時期,為了爭取政治權力,不擇手段。鄧小平改革開放的的道理和口號,「要先使一部分人富起來、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貓就是好貓。」但為搶錢騙錢,而不擇手段。中國社會因此道德沈淪,中共真是千古罪人,要為此負責。

中共統治下的大事之一,全世界都知道的,就是1989年6月4日對天安門學生的大屠殺,在這本書中亦有詳細的記述。

在這本書中所有的描述,對讀者是一個難得的、寶貴的分享!作者飽讀中國的歷史文學,精通中共統治者高階層的背景,涉及中外古今的文獻。

我這個讀者可以猜到,他甚至於讀了台灣、香港流行的武俠小說。閱讀之廣,可以感受!

經驗是每個人最好的老師。(我的主任教授史道泌芝的話)

如何獲得生活經驗呢?

第一,由自己的生活得來.

第二,從文獻或書本上獲得別人的經驗.

第三,直接從另一個人的傳承

作者的生活經驗是豐富的,可以借鑒的.是他山之石。

不言可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人的生活環境,息息相關,人口密度高的地方,生活的互動比較密切頻繁,在一個互相猜忌的環境下,人們的互動比較險惡,後來誰都不相信誰。

相反地,生活比較簡單的,就不一樣了。舉美國的生活為例,除了人種膚色不同之外,人與人之間的猜忌,沒有那麼厲害,比較單純(當然看你是活在哪個階層的美國社會,因為美國的生活層,從最好的、中間的、到最壞的均有)。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在美國生活久的人,特別是待很久的外來第一代移民,就是知識份子也不例外。他們比較容易受騙,因為他們沒有免疫力!美國的生活當然也有其他不同的問題.

無庸置疑,我們對事情的看法,和我們所受的教育、修行、生活經驗有密切的關係。

在此,我講我一個病人的生活故事,提供借鏡:我這位病人朋友是在廈門出生的福建人,在台灣長大,岳父岳母是台灣的萬年國代(我這位朋友的話,國民大會代表),他是早期從台灣來美國的留學生,主修文學。

1950年代,是美國反共強烈的馬卡錫時代(1950–1954),美國 參議員McCarthy用紅帽子向人亂戴的時代。

我這位病人朋友是早期台灣來美國的留學生,大概在美國居住時,也同時受種族區別的待遇,後來接受錢學森的呼籲,號召中國境外的中國知識分子、科學家們,回中國打拼,我這位朋友就嚮應了這個號召,毅然決然帶著全家大小、一起從美國回中國奮鬥打拼!

台灣國民黨籍的岳父母知道這個消息,在回去中國大陸的過程中,派人在東京機場攔截他們回台灣,可是沒有成功,他們從另外一個門溜出去,他們就回中國了。

這些回去中國的朋友中,大部分的人都是主修理工的,可以派上用場。只有兩人是主修文學的,這位朋友和另外一位(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可是,他被派到英國去當中國駐英大使,但是這位病人朋友,因為有國民黨的家庭背景,就被派到商務局去作翻譯工作。大材小用,不得其所!

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之後,打開了中國之門,他們就在這個時候,攜家帶眷回來美國紐約,因為他們的小孩是在美國出生的,具有美國出生証明。算為美國公民,他說他們是第一批帶著大陸妹離開中國的。

那時他50歲。從新開始在紐約生活,可是很不幸的,來紐約奮鬥幾年之後,就發現得了第四期的癌症,轉到洛杉磯來醫治癌症,成為我朋友張醫生和我的病人。

因為他已病入膏肓,西醫無法治癒,不久就收拾行李回北京腫瘤醫院去試中醫的療法。離別依依,相當後悔,當初由美國回中國的熱忱和抱負,沒有得到施展的空間,雖然增加了許多苦難的生活經驗,也是空悲切!有些像陳若𣌀的故事,嚮往中國、乘興而去,失望而回。(從個人來說,在追求理想抱負的過程中也有人受到傷害失望的。)

作者林保華提到他自己的家庭背景的時候,曾提到中共媒體所言:「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賣國也有基因種」,我這個讀者認為不完全同意,其實生物在社會行為裡面,有先天不能抗拒的因素,有後天可以改變的因素。

例如不同環境,有不同的機運(統計學上的或然率),可以決定或推測這個過程的可能後果。在資本主義社會𥚃(就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亦同),要給人家一個最好的禮物就是給他機會(Masion T 的話),給他有上進的機會。成不成,已盡力而無憾了。

例如今年2019年五月剛過世,享年102歲的貝聿銘先生(I.M.Pei),他是美籍中國人,世界有名的建築師,他留在中國大陸的親戚,因為受到政治和環境的壓迫,在文革時代,貧苦潦倒,而他本人,立足美國,生活在不同的環境,具有全球胸襟,放眼世界,中共所推動的民族主義,對他大概起不了作用!

一百多年前中國和尚蘇曼殊(據說父親廣東人,母親日本人,不長壽,享年僅僅34歳)就有這樣的胸懷一一「男兒志在四方,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故國地,五洲到處有青山」。特別是現在全球化的時代,可以體會他的遠見。

作者於1976年由中國移居香港,中國社會和香港社會有很大的落差,他是一位媒體政經評論員,他在香港居住21年。學會廣東話,也為由中國人來香港的人,當廣東話的翻譯,以適應香港的社會。筆者認為香港是一個比美國更資本主義的社會(當然不是完全完美的社會),生活自由、競爭激烈、工作效率高的地方。作者生活在香港的時候有貴人相助,吃得苦中苦,又用上自己的才智,終可提升自己,不至於窒息溺死。

在1997年香港正式回歸中國之前,中國已經開始準備接管香港,先從媒體著手,藉以影響大眾觀感。

1980年代很多香港人,不願意生活在回歸中國的社會裡,開始移民到海外,特別是加拿大的溫哥華。(在香港大限1997年之前),作者估計香港的居民,大約一半是由中國逃難來香港的,另外一半是本來住在香港的居民,他們希望中國民主化,同時可以保護香港人的民主自由。

他在香港的生活時,曾由朋友股票行經理的牽引和好奇心的驅使,要知道股市交易是怎麼一回事?就涉入股市的投資,學了一些資本主義社會的生意,他的經驗可為我們借鏡。

在我個人的生活經驗裡,在台灣,在美國,受的是普通教育和專業訓練,沒有學到如何在資本主義社會裡面賺錢投資,這是一大缺陷。

譬如進入股市時,要有貴人引導,從ABC開始,要學到最基本的原則。,以前我請教一位朋友,要他為我介紹股市的專家,他說:「在股市裡面,沒有專家只有贏家和輸家」時至今日,我對這個說法不完全苟同,至少有幾個原則,可以參考,簡述如下:

When there is blood on the Street, it is the time to go into the market. When investors are so happy and bragging about their achievement , it is the time to stay out of market.(A remark from one of my achieved classmates Dr. Chiu )舉例而言,2001年911的恐怖攻擊,華爾街股市大跌,大家都很害怕,其實這是一個最好進場的機會,從現在看來,也可印證這個說法。

Follow the flow of the big money ( smart money )就是作者所說的要看「大戶怎麼做」

” Bulls make money, Bears make money, Pigs get slaughtered “ 牛市熊市都可以賺錢,就是貪婪的豬,將會被殺。( A remark from Mr. Cramer)

In the stock market, none makes no mistake. Learn from your own mistakes and minimize your loss. ………股市的週期從長遠看,具有向上起伏的性質,在很多情況下,有使人翻身回本的機會。(筆者的看法,不一定完全正確)

股市也許是一個大賭場,需要有很多正確的消息、具有對基本面分析、判斷和耐心的能力,決定進出市場的果斷,等等⋯(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筆者不才,不敢在此班門弄斧,只是拋磚引玉,說幾句話而已。

作者在中國受教育,在中國生活過,對中共有很深的了解,根本就不相信中共的一切言行,1997年之後,中共保証對香港50年不變,「馬照跑、股照抄、舞照跳」,可是今年香港才回歸中國22年,就將失去自由和法治,「送中䆺判」,香港人受不了。中國共產黨的話,可以相信嗎?

作者談到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紅衛兵作亂,到現在為止,我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紅衛兵這些很年輕的少年們,有這麼大的權力和力量,大家都要聽命於他們? 是不是他們代表一個被神化的毛澤東,替天行道?這麼簡單基礎的問題!

現在大家都知道中共高層的鬥爭之中(如毛澤東和劉少奇的鬥爭),毛澤東利用這些年輕的紅衛兵當工具,進行權力的鬥爭,中共相信權利是命根子,是極權統治的鑰鎖。

作者在紐約時有機會接觸台僑,藍營、綠營人士,民運人士等。被台灣本土的僑民熱愛台灣鄉土的精神所感動。

又言民運人士之中為了爭取領導地位和資源來源、引起內鬥,不能統一領導。有些民運人士為自己開高薪自肥,不像台僑如洪哲勝、黃再添等動員台僑捐款。是很明顯的對照,這些實例,使作者看出,中台兩國人士的差異。

在使詐方面,作者認為台灣人始終不是中國人的對手,因為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作者又說藏人很善良,不能和詭計多端的漢人談判。作者受在美國的台灣本土人士愛鄉的精神感動,也一直想著怎麼才能夠為台灣做點事,後來決定移民台灣,反共救台,當台灣人!

作者敍述馬英九時代的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黑箱作業、快速掩過、一手遮天,沒有經過立法院討論的程序,完全失去法治精神,其實馬英九當總統時,完全力行他父親的遺訓「化獨漸統⋯⋯」,想和中國簽訂和平協議,和習近平握手,爭取諾貝爾和平奬。

之後作者又描述太陽花運動的來龍去脈,引人入勝。不像以前在此讀華文報紙的報導,有如霧裡看花,看得霧煞煞,不很清楚。太陽花學運之後,使海外台灣人振奮,覺得台灣還有希望,不致於馬上被中國併吞。

作者對台灣人民鼓勵有加,鼓勵台灣人克服短淺眼光和陝隘胸襟,促進台灣國家正常化,真愛台也!值得吾人尊敬!

這本書是我好朋友林先生送給我看的,剛開始時,真的是不太起眼,開始唸了之後,如獲至寶,「吃好逗相報」願意推薦給讀了這篇讀後感的人。(2019年10月19日寫於洛杉磯。)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