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頭條
社論
台灣看台灣
2019台灣扣關WHA
台灣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在北美生活的第一次經驗
山百合
世界筆記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讀者投書:論蔡英文學歷事件之爭端/暗公鳥(2019-09-20)

論蔡英文學歷事件之爭端       暗公鳥

物理學有慣性定律,神學上有不信者恆不信的事例,人間凡事也不乏死不相信的堅持者,蔡英文的論文與學位紛爭事件就是一例。

此一舊議題早在二O一五就藍營炒過,都屬茶餘飯後,但今年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前夕,又被另一群人回鍋炒熱,終成選舉語言。事實上,依個人觀察,蔡英文團隊也是以選舉語言在處理,其策略跟二OO八年歐巴馬處理出生地質疑事端一様,就是不急著攤牌,因不信者恆不信,倒不如順勢營造我明敵暗,讓對方唱獨腳戲,終自陷網羅。至少可讓他們無暇他顧,另起爭媏。

歐巴馬拖到二O一一年四月才展示出生証明,讓質疑者集團滿面全豆花,但事端並沒就此止息,他們反而將歐手上的出生證明打成假貨。此次衝著蔡而來的爭端,也並沒因民進黨初選結束而平息,反而有喜樂島決策委員之一賀德芬,也是前台大法律系教授,出面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公開質疑蔡的博士論文與博士學位作假。

賀女士自認沒有百分之百證據,只是「合理懷疑」。她有懷疑的自由,也可提出質疑,但犯了一個大忌,作出一連串的“不實質指控”(從蔡的角度看),又表明要「司法解決」,這樣一來正中蔡的下懷。一般來說,在任總統告民眾是不智之舉,除非不得已像故意誨謗(malicious libel),賀既然公開要求由司法檢驗,蔡只好順水推舟。See you in court. (按九月十三日蔡加告媒體人彭文正)。

人民有權質疑、檢驗公眾人物,yes, and no! 凡事都有極限,切忌玩過頭。大家應該還記得,二十年前新黨有一位後來被定讞入獄的性侵犯馮滬祥,他利用言論免責權在立法院攻擊當時的行政院長蕭萬「短」,政壇上起了一陣譁然。因我自己名字中間也是「長」字輩,對馮某誚話感同身受,所以事後我曾為文認為「微笑老蕭」當時應該幽默地回說:難道馮委員要我在國會殿堂脫褲子?回到本題就不用多講了,點到為止。

既然爭端的標的是博士學位和博士論文,所以要深入談論或辯論,最好是用做學問的精神和態度來處理,就當作是在寫一篇博士論文。博士(Doctorate) 通稱 Doctor of Philosophy (Ph. D),其最基本的要件是,候選人要能夠作獨立思考和運用邏輯推理,來解說或解決問題,說穿了就是要具有普遍常識。

首先要知道,蔡早在一九八四年就返台晉身政治大學任教,七年後轉往東吳大學,那是黨國時代的事,身為一個沒有特權的台灣女子,她有何能耐「三十五年來一路作假」? 再者,蔡從二O一O年起數次參選公職,也都需學歷驗證,蔡如有作假情事,試想她的競選對手及國民黨會放過她嗎?

平心想像一下,蔡會膽大包天,傷心病狂到選在爭端高峰時刻(七月九日),公開在Dcard公司員工面前秀出「假文憑」? 這樣不怕被統媒、紅媒抓個正着?享譽國際的母校LSE會容忍嗎?

另外,有些批判說詞形同在指控LSE做假!林環牆教授的「獨立調查報告」甚且信口開河說「有LSE人員違法掩護蔡」,這是很嚴重的指控!英國是個講法的國度,底線是 Beyond the reasonable doubt,試想LSE 與在補發文憑上簽名的副校長Adrian Smith會甘冒身敗名裂,替蔡偽造作假?

LSE既然在二O一五年補發蔡的文憑,依邏輯推理,蔡必先要有論文,也必先要通過考試和論文口試,才會有文憑。補發不意味作假,許多醫師常會申請extra copy擺在診所讓患者檢視。

質疑者聲稱遍找不到蔡的論文本,卻不去思考問題之所在,例如自己沒能從相關機構拿到資訊,這是否有可能是因涉及到隱私權?或是缺乏正當性? 他們竟然就進而咬定蔡沒有交過論文,此時蔡若拿出她的存本來,像歐巴馬拿出他的出生證明,豈不是會馬上就被打成贗品?因為存心質疑者不信恆不信,勢必會有人要拿去LSE比對,而質疑者又聲稱LSE圖書館已告訴他們說「從沒收到蔡的論文」。

那是LSE 圖書館員 Ruth Orson 的回應,也是事實陳述,因為LSE 圖書館不存論文,Orson用詞符合一般文書操作,但她也說倫敦大學Senate House Library「顯然從未收到」,而IALS (Institute for Advanced Legal Studies)也「找不到」他們存本,這樣的陳述後來校方有作出更正,聲明說根據圖書館記錄,有收過蔡的論文本,也有送本給IALS。這不就是整個事端的答案嗎?

「找不到」不必然意味不存在 (non-exist),有可能是拿不到的(unavailable),例如大英圖書館網上論文服務EThOS 就註明說:全文是拿不到的(full text unavailable)、有閱讀限制(restricted access),另外摘要、指導教授與數位檔編號(DOI)也都 unavailable,這三枝「拿不到的」槍馬上就被反蔡人士撿到,進一步用來攻擊蔡。

「找不到」也有可能是人為疏失,或遺失 (missing),例如被誤放(misplaced),被搞丟 (mishandled),甚或被偷(stolen)!

要知這裡所談論的是三十五年前的時空,電腦、電子檔是後來才有的玩意兒。若沒有原本,後來在建電子檔時,例如EThOS,負責操作的人員怎能建出「不全」目錄卡? 資訊檔不全或學籍卡直接塗改,都可以是正面性的見證。

依個人經驗,考過口試、交出了論文就是畢了業,天空任鳥飛,就職去了。至於事後學校如何存藏或典藏,鮮少有人會去關注,可去問問早期拿到Ph. D.的朋友,看看有幾個人曾回過母校去查看自己所交的論文、回味往日辛酸?

任何爭端多少都會有其動機,賀說是為了「維護學術尊嚴,無關政治」;林稱是在作「獨立調查,沒有政黨或紅媒支持」,兩人都先自打預防針,耐人尋味。至於被認或自稱「本土性」的媒體人彭與中國民運人士在電子媒體上指控蔡,因為我耳朵不聽話,只能從其他電子報閱覽,有「民視恩怨論」、近又有「選立委」論等,不在話下。只是,彭花錢請中國民運人士上節目攻詰蔡,難逃弦外之音。

筆者寧可相信賀教授「維護學術尊嚴」的用心,但她要指控蔡 “損害學術尊嚴”,光靠自己的「合理

懷疑」(reasonable doubt) ,就像恐龍法官的自由心證一樣,不但不能取信於人,反而會引起更多的爭議。

最後不妨就拿賀的一些作為來檢視,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她曾以台大教授名義連署譴責美麗島「判亂」,等於在合理化外來黨國迫害本土民主志士,她當年的動機難道是在「維護」民主? 二OO六年她回頭與心目中的「判亂犯」之一施明德結盟,擔任紅衫軍總部發言人,她要扳倒的不就是阿扁?稍加引伸不就是民進黨、不就是本土政權嗎? 無三不成禮,這一次的論文爭端正好又提供給了她一個讓人可「合理懷疑」的 “反本土” 操作舞台。

很諷刺是截稿時想再上網查證些細節,發現爭論點已從起初「沒有論文」的懷疑,經「論文作假」指控演變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了!再下去的鬧劇可能就是「句點」與「逗點」了。


  • 圖與文 台灣加入聯合國宣達團訪問費城
  • 台美人:台美人筆友會2019回台文化巡禮札記 (之三)/陳美麗
  • 讀者投書:論蔡英文學歷事件之爭端/暗公鳥
  • 北加州:矽谷台灣同鄉會9/21醫學講座 李敏益醫師講「老年人耳朵保健及重聽必須注意事項」
  • 華府:邱垂正:美國高度關切中共可能干預明年台灣大選
  • 華府:加入連署-向德國國會請願與台建交
  • 山百合:廿世紀的馬勒偶像崇拜-為什麼我們會對這位奧國作曲家史詩般的交響曲會這麼著迷? 林衡哲 撰述
  • 南加州:Laguna Wood台灣鄉親挺英後援會成立大會/劉文義
  • 洛杉磯:以立基金會九月二十一日推出普契尼的跨國浪漫音樂會
  • 洛杉磯:北美洲台灣婦女會南加分會 9月22日Race for the Cure 防治乳癌募款健走
  • 七崁客專文:鄉村人物誌-徐連長的國仇家恨
  • 鳳凰花:金山初臨──記我來美的第一天/林梓秧
  • 山百合:現代俳句 & 變奏 系列《40》/何康隆
  • 山百合:洛神花/Victoria 徐
  • 攝影小常識-323:如何拍攝創意油畫/林尚甫
  • 台灣看台灣:不再反賄選了/陳茂雄
  • 話仙專欄:靖國神社走訪的感想(中):看中國與韓國的仇日──歷史,民族主義,自卑感


  •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