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頭條
浩劫餘生錄 徵稿
社論
台灣看台灣
台美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山百合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紀念228 大屠殺75周年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烏克蘭人民抗俄保國的啟示
              —寫於台灣淪為「中華民國」殖民地77週年前夕                        
王秋森

今(2022)年2月24日,俄國20萬大軍開始侵入烏克蘭,迄今即將屆滿8個月。初期俄軍節節進逼,幾乎攻下烏國首都基輔(Kyiv)。在烏克蘭軍民的奮勇抵抗之後,目前俄軍已退至烏東及烏南地區。雖然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 1952-)的侵烏計畫已顯然受挫,但他會於何時將俄軍全部撤出烏克蘭,則尚屬未知之數。

基輔之戰

面對俄國大軍的侵犯,烏克蘭軍民勇敢抗敵的表現,令世人讚嘆不已。在已歷時8個月的激戰中,特別值得回顧的是從 2022 年 2 月 25 日持續到 2022 年 4 月 2 日的基輔之戰。

普亭於2月24日下令對烏克蘭採取「特殊軍事行動」後,俄軍隨即使用導彈和火砲襲擊基輔及其他城市。普亭的策略顯然是火速包圍基輔,以迫使烏國投降。

俄軍於2月25日開始朝向基輔進攻。烏克蘭除了出動常備軍正面迎戰,同時實施全民國防動員。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1978-)呼籲基輔市民使用自製燃燒彈(莫洛托夫雞尾酒,Molotov cocktails)與俄軍對抗。屬於後備部隊的烏克蘭國土防衛軍在俄軍開始進犯時立即動員。2 月 26 日,基輔的平民志願隊獲得政府分發超過 25,000 支的突擊步槍、約 1,000 萬發子彈,以及大量的火箭推進榴彈(rocket-propelled grenade)和火箭發射器。

為了確保市民生活安全,基輔市長克里琴科(Vitali Klitschko, 1971-)於3 月 1日宣布,禁止銷售酒類,並呼籲店家和連鎖藥店切勿利用戰時緊急狀況抬高食品、生活必需品和藥品的售價。數以萬計的市民紛紛進入地鐵車站空間避難。

基輔北部和西部的周邊地區於3月初被俄軍佔領後,國際間開始流傳基輔即將淪陷以及澤連斯基可能已經逃離基輔的謠言。3 月 7 日,澤連斯基出面堅稱他將留在基輔。

烏克蘭的堅強抵抗削弱了俄軍的攻勢。因為後勤不濟和戰術決策錯誤,俄軍失去包圍基輔的動量。在 3 月下旬烏軍成功反攻後, 俄國乃於 3 月 29 日宣布從基輔周邊撤軍。 烏克蘭於 4 月 2 日收復所有被俄軍佔領的基輔周邊地區。

烏克蘭簡史

今年2月21日普亭在電視談話中聲稱,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事實是這樣嗎?

現在的斯拉夫人(Slavs)分為東斯拉夫人(East Slavs)、西斯拉夫人(West Slavs)和南斯拉夫人(South Slavs)。他們主要居住在中歐、東歐、巴爾幹半島和西伯利亞。同屬於東斯拉夫人的俄羅斯人(Russians)和烏克蘭人(Ukrainians),於不同年代分別在莫斯科和基輔建立自己的國家。

早在第 4 世紀已有斯拉夫部落定居於烏克蘭地區。斯堪的納維亞維京人(Scandinavian Vikings,在東歐被稱為羅斯Rus),於第9世紀中葉建立的基輔羅斯(Kyivan Rus)以基輔為中心,其幅員涵蓋現代的烏克蘭、白俄羅斯(Belarus)、以及俄羅斯的一部分。基輔羅斯統治這個廣大區域長達三百多年,其文化和宗教孕育了烏克蘭的民族精神。

基輔羅斯於13 世紀中葉蒙古軍隊入侵後瓦解,其各公國分別受蒙古人建立的金帳汗國(Golden Horde)統治。14世紀上半葉,基輔地區被立陶宛大公國(Grand Duchy of Lithuania)據為附庸國。波蘭立陶宛聯邦(The 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於1569年成立後,基輔地區開始受波蘭統治。位於基輔羅斯北部的莫斯科大公國(Grand Duchy of Moscow),則於1480年擊退金帳汗國的軍隊而獲得獨立。17 世紀中葉,基輔地區的哥薩克族起義反抗波蘭人統治,成立哥薩克酋長國(Cossack Hetmanate)。哥薩克人原意為冒險者,他們於15世紀在烏克蘭南部草原邊境逐漸形成一個擁有強大武力的社會。烏克蘭人認為哥薩克酋長國是他們建立的國家,在國歌裡強調他們是哥薩克族人(註1)。

在 18 世紀下半葉,烏克蘭民族擁有的領土被俄羅斯帝國吞併。1917 年俄國十月革命成功後,烏克蘭宣布獨立;但在1920 年被征服而受到殘酷的蘇聯統治。烏克蘭在 1991 年蘇聯解體後實現了獨立。

根據2001的估計,在烏克蘭總人口中, 77.8%為烏克蘭人, 17.3%為俄羅斯人。67.5%使用烏克蘭語,29.6%使用俄語。烏克蘭語是唯一的官方全國語言。

國際社會的普遍譴責

發動於今年2月的侵烏戰爭並不是俄國軍隊第一次侵犯烏克蘭。早在2014 年 2 月下旬,普亭就曾下令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其藉口是為了保護居住在半島的俄羅斯族人。俄軍佔領半島兩星期後,舉行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聯邦公投。 烏克蘭政府、歐盟、美國和聯合國大會(UN General Assembly)一致譴責其公投為非法。針對俄羅斯非法吞併克里米亞,計有100名聯合國成員國通過聯大第68/262號決議,駁斥其公投毫無根據、應屬無效,同時確認烏克蘭國家主權、政治獨立、和領土完整。

嗣後,俄國於2014 年年中開始對烏克蘭東部兩個省份的親俄分離份子提供人力、資金和物資,協助其向烏克蘭政府進行武裝衝突。2022 年 2 月 24 日,俄羅斯通過多條戰線入侵烏克蘭。3月底俄軍在包圍基輔之戰失利後,轉而強化攻打烏東及烏南的戰力。俄國嗣於9月23至27日期間在其掌控的烏克蘭赫爾松(Kherson)、盧甘斯克(Luhansk)、頓內茨克(Donetsk)、札波羅熱(Zaporizhzhia)4州舉行入俄公投。聯合國大會於10月12日以143票通過決議,譴責俄國企圖非法吞併其佔領的4州,並要求其立即從烏克蘭領土上撤出所有軍隊。

自俄軍於2月底侵入以來,烏克蘭已遭受極大的傷害。截至 9 月底,估計有 1萬多名平民傷亡,約有8百萬人逃往國外,數百萬人在國內遷徙避難。針對俄國的罪行,國際社會普遍加以譴責。美國、歐盟及其他許多國家對俄國實施經濟制裁,並向烏克蘭提供人道和武器援助。

澤連斯基的一次談話

自俄軍侵入烏克蘭以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許多國家的國會發表了令人動容的演講。而在俄國軍隊對烏克蘭主要城市發動全面攻擊的幾個小時前,他在電視講話中向俄國人民提出訴求。他說,他希望以烏克蘭公民的身份,而不是以國家領導人的身份,來和俄羅斯人民交談。他強調,雖然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有若干相同的血緣和文化,但這並不意味兩者之間要永久保持殖民統治者和被殖民者的關係。 

澤連斯基向俄國人民指出,他們的總統普亭幾天前所作聲明的荒謬。普亭說,烏克蘭不僅是我們的一個鄰國,它是我們的歷史、文化和精神空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比較喜歡將烏克蘭視為俄羅斯的一個南部省份,他認為烏克蘭是一個被他的前任錯誤地“賜予”的領土。他這次派兵進入烏克蘭就是要糾正這個錯誤。 

澤連斯基向俄國人民說,他要用與他們共同的語言來告訴他們,普亭下令入侵烏克蘭的藉口是一種幻想,不是史實。他說,你們被告知烏克蘭人討厭俄羅斯文化,但人們怎麼能討厭文化呢?鄰國之間總是互相豐富彼此的文化,但文化交流並不能使他們合併成為一個國家。他說,烏克蘭和俄羅斯有所不同,但這並不會使兩者成為敵人。我們烏克蘭人希望創造自己的歷史,和平、平靜和公平。澤連斯基說,他要提醒俄羅斯人民,他們與烏克蘭人有許多相同的血緣和文化,並強調他們有責任發聲來制止普亭發動的戰爭。 

一位記者的心聲

朱莉婭·孟德爾(Juliia Mendel, 1986-) 是一名記者,曾當過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新聞秘書。今年8月23日,她以「獨立的烏克蘭有其成就,也有缺陷,但值得一戰」為題寫出她的心聲發表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開頭的五段是:

1991 年 8 月 24 日,在烏克蘭南部的赫爾松是一個溫暖的日子。那一天,我的父母親、祖父母和阿姨都緊盯著電視機。這是我們居住的蘇聯村莊的夏季最後幾天,再過10天就是我 5 歲的生日。但令我困惑的是,那天聚在一起的長輩們並不是在談論我的生日。

那一天,烏克蘭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我記得人們都在參與激烈的討論。大多數家庭都在等待烏克蘭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但許多人感到害怕。他們都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卻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麼。未來很模糊。

31年過去了,我們烏克蘭人走過了一條非常混亂和艱困的道路,而成為後蘇聯時代最大的自由民主國家。我們有混亂的選舉,貪腐醜聞,和大規模示威。 

但今天我們面臨著最大的考驗。

赫爾松已不是我記憶中的故鄉:它已被俄羅斯軍隊佔領了。

最後三段是:

31 年過去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們對俄羅斯野蠻入侵的抵抗已向全世界展現了我們多麼重視我們的獨立和民主成就。

我只記得 1991 年 8 月 24 日那一天發生的一些細節,但不記得其他的。我記得電視機,在花園裡吃櫻桃,去當地圖書館。過往的許多事是模糊的。

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未來:俄羅斯獨裁者意圖摧毀我們創造的東西。他不可能成功。

給台灣人民的啟示

掌控中華民國的蔣介石,於1945年10月25日,利用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指令在台日軍向他投降的機會,蠻橫地將台灣納為「中華民國」的殖民地。77年過去了,台灣人民仍未達成獨立建國的願景。

今年2月俄羅斯大軍侵入烏克蘭後,很多人立刻聯想到台灣的處境。有些人認為台灣的情況和烏克蘭很類似,有些人則不認為如此。

台灣與烏克蘭有類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在討論俄軍侵烏時最重要的應是它給台灣人民什麼啟示。

雖然美國、歐盟和其他許多國家對烏克蘭提供大量的武器援助,更重要的還是烏克蘭軍民抗俄保國的決心和行動。前面引述的澤連斯基的談話和孟德爾的心聲,充分凸顯烏克蘭人民的堅強意志和勇氣。這是給台灣人民最有意義的啟示。 

註1

烏克蘭國歌 (Cyrillic script)

Ще не вмерла України і слава, і воля,
Ще нам, браття молодії, усміхнеться доля.
Згинуть наші воріженьки, як роса на сонці.
Запануєм і ми, браття, у своїй сторонці.
Душу й тіло ми положим за нашу свободу,
І покажем, що ми, браття, козацького роду

烏克蘭國歌 (Romanization)

Shche ne vmerla Ukrayiny i slava, i volya,
Shche nam, brattya molodiyi, usmixnet’sya dolya.
Zhynut’ nashi vorizhen’ky, yak rosa na sonic,
Zapanuyem i my, brattya, u svoyij storonci.
Dushu j tilo my polozhym za nashu svobodu,
I pokazhem, shcho my, brattya, kozac’koho rodu.

烏克蘭國歌(英譯):

Ukraine’s glory hasn’t perished, nor her freedom,
Upon us, fellow compatriots, fate shall smile once more.
Our enemies will vanish, like dew in the morning sun,
And we too shall rule, brothers, in a free land of our own.
We’ll lay down our souls and bodies to attain our freedom,
And we’ll show that we, brothers, are of the Cossack nation.

 

烏克蘭國歌(中譯):

烏克蘭的榮耀和自由尚未淪亡,

命運將會再向我們微笑,同胞們。

我們的敵人必會像晨曦下的露水一樣消失,

而我們,兄弟們,也將在我們自己的自由土地上做主人。

我們會為我們的自由付出我們的靈魂和肉體,

我們將證明,兄弟們,我們屬於哥薩克族人。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