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頭條
浩劫餘生錄 徵稿
社論
台灣看台灣
台美要聞
讀者投書
白鴒鷥
攝影小常識
台美人
「七崁客」專文
鳳凰花
阿土臭彈
「話仙」專欄
「第一欄」專刊
山百合
生活與健康
杏壇漫談
時事論壇
特別報導
醫藥與生活專欄
工商經濟
理財專欄
美東社區
美西社區
美南社區
東南社區
中西部社區
台灣(及其他)
加拿大地區
北加社區
南加社區
紀念228 大屠殺75周年


新聞搜尋


訂閱報紙 / 與我們聯繫



IFIC TIMES NEWS

TACL 2009-2010
Journalism Internship
Application Form



《Happy Thanksgiving》

蔡英文:威權政權的威脅是所有民主國家的警鐘

VOA華盛頓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一個對小布希研究所發表的視頻講話中表示,俄羅斯無端入侵烏克蘭的例子證明,專制政權將不惜一切代價實現其擴張主義的目標,“威權政權的威脅行為是所有民主國家的警鐘”,民主國家必須強化韌性捍衛民主價值。

位於德克薩斯州喬治·W·布希中心的喬治·布希研究所星期三(1116)針對全球民主自由受到的威脅,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和自由之家聯合舉辦了“為自由奮鬥”的論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都獲邀在論壇上發表講話,不過由於俄羅斯星期二對烏克蘭發動的導彈攻擊,澤連斯基原本預定與美國前總統小布希的對話安排臨時取消。

蔡英文在預錄好的視頻講話中指出,這個論壇舉行的正是時候,因為民主國家和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秩序每天都受到挑戰,當人們正在應對疫情持續對全球經濟和健康帶來的衝擊之際,許多國家的動盪政局也帶來更多挑戰,“威權政權破壞民主制度、侵害人權及公民空間的潛在威脅不容忽視。”

台灣人選擇自由不回頭

她說,俄羅斯無端入侵烏克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場戰爭證明,專制政權將不惜一切代價實現其擴張主義的目標”,而台灣人民對這種侵略非常熟悉,因為約30年前台灣人民就為爭取解除戒嚴而走上街頭,要求享有更多政治及社會權利並提倡台灣民主化,“奮鬥的核心是擁抱民主”,這也是台灣人民在歷經數十年威權統治後努力奮鬥的選擇,“一旦台灣人選擇這條路,就絕不回頭。”

蔡英文援引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Oleksandr Merezhko)不久前在台灣舉行的“世界民主運動”大會上通過視頻發表的講話說,威權國家的大戰略是逐一分裂及摧毀民主國家,因此因應之道就是以“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理念來號召所有民主國家。

蔡英文提到,台灣面對來自威權鄰居中華人民共和國日益升高的威脅,“中國採取種種行動,從每日的軍事恫嚇、灰色地帶行動和影響力操作,到網路攻擊和施加經濟脅迫,藉以製造疑慮,讓台灣人民對長期以來努力爭取的民主生活方式失去信心。”

民主國家須合作強化韌性

不過她說,台灣人民持續沉著冷靜地面對這些接踵而來的威脅,運用自己的技能和專業知識對抗威權干預而從未回避;民主不僅是團結台灣人民的基本價值,也已經成為台灣應對重大挑戰的重要資產,如今台灣可以和世界分享經驗,讓民主國家更有效地應對危機並對抗威權主義的威脅,“威權政權的威脅行為是所有民主國家的警鐘,我們必須共同努力,強化我們的韌性並捍衛共同的價值。”

蔡英文呼籲國際社會強化民主國家聯盟,對抗並降低威權政權在世界各地施加的影響力以維護國際社會利益,她也希望台灣能和美國攜手合作,向那些正為提倡民主和人權而奮鬥的國家提供支援。

喬治·布希研究所執行主任大衛·克萊默(David Kramer)在蔡英文的講話後表示,政權如何對待它們的人民,經常就可以看出它們在境外及其外交政策的作為。

“所以當我們見到俄羅斯在普京政權下在俄羅斯境內有最惡劣的人權鎮壓時,就不應對普京會決定侵略他的一些鄰居,包括今日的烏克蘭感到震驚和意外。當人們見到中國對維吾爾人採取種族滅絕的行為時,就不應對在北京的共產黨會威脅一個像台灣這樣的民主島嶼感到意外。當伊朗政權鎮壓那些要求尊重人權和自由的和平示威者,我們就不應對他們是恐怖主義的領先支持者感到意外。在其他國家發生的事情對我們這裡都有重要性。”

克萊默說,這些在其他國家發生的事對於在德州達拉斯的人、對全美國的人都很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小布希研究所要舉辦這次論壇,因為雖然發生在其他地方的事或許看起來很遙遠,但實際上它們每一天對美國每一人都非常重要。

中國取得技術制高點世界將無自由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總裁特溫甯(Daniel Twining) 也在隨後的討論中,針對美國如何應對中國挑戰的問題表示,印太地區的國家都想要防止中國在地區的影響力擴大,這些是美國可以合作的國家,當美國在1940年代建立北約和亞洲同盟結構時,許多國家都還不是民主政體,包括日本、韓國、菲律賓、土耳其和希臘等,台灣當時也是美國的軍事同盟,但它們在和美國緊密合作後變得更繁榮,經歷一段時間後也成為開放社會,這就是美國應該有的願景。

“我們要創造自由世界聯盟來確保基本規範和價值,包括海洋自由,包括主權,也包括抗拒惡意的外國威權干預,以及每一個國家都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

他說,如果想知道另一種替代願景是什麼模樣,只要去看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之前與中國發表的聯合聲明就可以看到。

“在他們的聯合聲明中,他們界定了一個威權範圍的影響力,一個民主聯盟已不存在的世界,一個公民無法選擇領導人,而是公民為領導人工作,而不是領導人為公民工作的世界。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世界。”

特溫寧說,美國需要和其他自由國家共同頂回中國奧威爾式監控系統的發展,中國已經對全世界80個國家輸出其監控技術,幫助不自由國家的政府控制它們的公民, 中國也在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進行影響力活動,迫使美國在一些事情上退卻,例如支持台灣或對中國在侵犯人權的作為問責,因此美國必須在關注自由和民主的同時採取戰略性做法。

“因為如果讓中國成功地主導技術、人工智慧、量子計算,以及對資料控制的制高點,那麼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會有自由了。”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一个对小布什研究所发表的视频讲话中表示,俄罗斯无端入侵乌克兰的例子证明,专制政权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其扩张主义的目标,“威权政权的威胁行为是所有民主国家的警钟”,民主国家必须强化韧性捍卫民主价值。

位于得克萨斯州乔治·W·布什中心的乔治·布什研究所星期三(11月16日)针对全球民主自由受到的威胁,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自由之家联合举办了“为自由奋斗”的论坛,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台湾总统蔡英文都获邀在论坛上发表讲话,不过由于俄罗斯星期二对乌克兰发动的导弹攻击,泽连斯基原本预定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对话安排临时取消。

蔡英文在预录好的视频讲话中指出,这个论坛举行的正是时候,因为民主国家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每天都受到挑战,当人们正在应对疫情持续对全球经济和健康带来的冲击之际,许多国家的动荡政局也带来更多挑战,“威权政权破坏民主制度、侵害人权及公民空间的潜在威胁不容忽视。”

台湾人选择自由不回头

她说,俄罗斯无端入侵乌克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场战争证明,专制政权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其扩张主义的目标”,而台湾人民对这种侵略非常熟悉,因为约30年前台湾人民就为争取解除戒严而走上街头,要求享有更多政治及社会权利并提倡台湾民主化,“奋斗的核心是拥抱民主”,这也是台湾人民在历经数十年威权统治后努力奋斗的选择,“一旦台湾人选择这条路,就绝不回头。”

蔡英文援引乌克兰国会外交委员会主席梅列日科(Oleksandr Merezhko)不久前在台湾举行的“世界民主运动”大会上通过视频发表的讲话说,威权国家的大战略是逐一分裂及摧毁民主国家,因此因应之道就是以“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理念来号召所有民主国家。

蔡英文提到,台湾面对来自威权邻居中华人民共和国日益升高的威胁,“中国采取种种行动,从每日的军事恫吓、灰色地带行动和影响力操作,到网络攻击和施加经济胁迫,借以制造疑虑,让台湾人民对长期以来努力争取的民主生活方式失去信心。”

民主国家须合作强化韧性

不过她说,台湾人民持续沉着冷静地面对这些接踵而来的威胁,运用自己的技能和专业知识对抗威权干预而从未回避;民主不仅是团结台湾人民的基本价值,也已经成为台湾应对重大挑战的重要资产,如今台湾可以和世界分享经验,让民主国家更有效地应对危机并对抗威权主义的威胁,“威权政权的威胁行为是所有民主国家的警钟,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强化我们的韧性并捍卫共同的价值。”

蔡英文呼吁国际社会强化民主国家联盟,对抗并降低威权政权在世界各地施加的影响力以维护国际社会利益,她也希望台湾能和美国携手合作,向那些正为提倡民主和人权而奋斗的国家提供支持。

乔治·布什研究所执行主任大卫·克莱默(David Kramer)在蔡英文的讲话后表示,政权如何对待它们的人民,经常就可以看出它们在境外及其外交政策的作为。

“所以当我们见到俄罗斯在普京政权下在俄罗斯境内有最恶劣的人权镇压时,就不应对普京会决定侵略他的一些邻居,包括今日的乌克兰感到震惊和意外。当人们见到中国对维吾尔人采取种族灭绝的行为时,就不应对在北京的共产党会威胁一个像台湾这样的民主岛屿感到意外。当伊朗政权镇压那些要求尊重人权和自由的和平示威者,我们就不应对他们是恐怖主义的领先支持者感到意外。在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对我们这里都有重要性。”

克莱默说,这些在其他国家发生的事对于在德州达拉斯的人、对全美国的人都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小布什研究所要举办这次论坛,因为虽然发生在其他地方的事或许看起来很遥远,但实际上它们每一天对美国每一人都非常重要。

中国取得技术制高点世界将无自由

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总裁特温宁(Daniel Twining) 也在随后的讨论中,针对美国如何应对中国挑战的问题表示,印太地区的国家都想要防止中国在地区的影响力扩大,这些是美国可以合作的国家,当美国在1940年代建立北约和亚洲同盟结构时,许多国家都还不是民主政体,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土耳其和希腊等,台湾当时也是美国的军事同盟,但它们在和美国紧密合作后变得更繁荣,经历一段时间后也成为开放社会,这就是美国应该有的愿景。

“我们要创造自由世界联盟来确保基本规范和价值,包括海洋自由,包括主权,也包括抗拒恶意的外国威权干预,以及每一个国家都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他说,如果想知道另一种替代愿景是什么模样,只要去看俄罗斯在入侵乌克兰之前与中国发表的联合声明就可以看到。

“在他们的联合声明中,他们界定了一个威权范围的影响力,一个民主联盟已不存在的世界,一个公民无法选择领导人,而是公民为领导人工作,而不是领导人为公民工作的世界。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

特温宁说,美国需要和其他自由国家共同顶回中国奥威尔式监控系统的发展,中国已经对全世界80个国家输出其监控技术,帮助不自由国家的政府控制它们的公民, 中国也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进行影响力活动,迫使美国在一些事情上退却,例如支持台湾或对中国在侵犯人权的作为问责,因此美国必须在关注自由和民主的同时采取战略性做法。

“因为如果让中国成功地主导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以及对数据控制的制高点,那么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自由了。”



報紙版














本週頭條 | 訂閱報紙 | 資源分享 | 報紙版 | 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 2009 Pacific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Icon
Welcome to Pacific Times